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商业银行境外经营中的资本金汇率风险管理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商业银行服务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境外经营越来越普遍。商业银行境外分行或子行资本金面临的汇率风险日益突出,有效控制汇率风险是商业银行境外布局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境外经营资本金汇率风险的产生 

  下面以一家境内商业银行在法兰克福设立分行为例,来分析境外经营资本金所带来的汇率风险。法兰克福分行的记账本位币为欧元,假设总行注资币种同样为欧元。

  1.总行自身汇率风险。注资后,总行资负表为对法兰克福分行的1亿欧元长期股权投资和1亿欧元客户存款。《企业会计准则第19号-外币折算》第十一条规定,企业应当采用交易发生日的即期汇率将以历史成本计量的外币非货币性项目折算为记账本位币;企业应当采用期末即期汇率将外币货币性项目折算为记账本位币,期末即期汇率与初始确认时即期汇率的汇兑差额计入当期损益。假设注资时的即期汇率为1欧元兑10元人民币,假设年末即期汇率为1欧元兑9元人民币。年末,欧元资负表折算为人民币后为:长期股权投资10亿元人民币=存款9亿元人民币+汇兑损益1亿元人民币。按照25%的企业所得税计算,此汇兑估盈应缴纳所得税0.25亿元人民币。

  欧元长期股权投资作为以历史成本计量的外币非货币性项目,在不同时点折算为人民币的金额是不变的;欧元存款作为外币货币性项目,在不同时点折算为人民币的金额是变动的;欧元存款折算为人民币产生的汇率估值变动,就产生了汇兑损益。

  总行的欧元长期股权投资,相当于在注资日叙做了一笔卖出1亿欧元、买入10亿元人民币的外汇买卖操作。如果欧元对人民币升值,此欧元存款就会估亏;反之,则会估盈。总行损益表会受到对法兰克福长期股权投资和欧元兑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2.境外机构汇率风险。收到资本金后,法兰克福分行欧元资负表为:存放同业1亿欧元=股本1亿欧元。总行对法兰克福分行的注资币种为欧元,与法兰克福的记账本位币一致。对法兰克福分行来说,接收资本金的过程并不涉及外币业务,无需进行外币折算,没有汇率风险产生。

  3.集团并表折算汇率风险。《企业会计准则第19号-外币折算》第十二条规定:期末,企业将境外经营的财务报表并入本企业财务报表时,对于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和负债项目采用期末即期汇率折算,对于期末即期汇率和交易发生时的即期汇率不同而产生的外币财务报表折算差额,在集团资产负债表中所有者权益项目下单独列示;股本采用交易发生时的即期汇率折算。折算后的法兰克福分行欧元资负表为:资产9亿元人民币=股本10亿元人民币-外币报表折算差额1亿元人民币。

  这里的外币报表折算差额的含义是:注资时,法兰克福分行欧元资产1亿欧元折算为10亿元人民币;期末,由于欧元兑人民币贬值,同样的欧元资产只能折算为9亿元人民币。法兰克福分行欧元净资产出现了贬值;集团资本受到影响,集团权益项目出现了估亏1亿元人民币的资本缩水。外币报表折算差非损益项目,没有税务影响。

  二、境外经营资本金汇率风险的特点 

  (一)集团整体不存在资金错配,整体估值是零 

  从集团整体看,总行吸收存款,然后以资本金形式将资金转移到境外机构。资金只是在集团内部不同的记账主体间流动,资金来源为总行,资金运用为境外机构,集团整体并未有资金的错配。

  体现在估值上。总分行损益上的估值(汇兑损益)与集团并表时权益上的估值(外币报表折算差)存在会计核算上的抵消作用,因此,总行、分行和并表折算的估值合计是零。

  (二)损益项目需缴纳所得税 

  估值错配会引起银行损益的波动,对银行业绩产生影响。汇兑损益项目需要缴纳所得税,而外币报表折算差无需缴税,尽管两者在会计核算上存在抵消效应,但无法产生纳税义务上的抵消效应,集团整体仍需缴纳所得税。因此,汇兑损益产生的纳税效应,导致集团整体的现金流出,降低集团资本水平。

  三、汇率风险的应对措施 

  汇率风险按管理职责主要分为两个层面:一是由总行负责的总行层面的汇率风险(包括总行自身汇率风险和集团并表过程中的汇率风险),二是由境外机构负责的自身汇率风险。其中,总行层面汇率风险管理的主要目标是减少损益波动,实现海外机构净资产的保值和确保集团资本水平不受汇率波动影响;境外机构层面汇率风险管理的主要目标是保证自身经营成果不受汇率波动负面影响。

  (一)总行层面汇率风险管理 

  1.维持估值错配会带来银行损益的波动。估值错配会带来银行损益的波动,对银行业绩产生影响。解决估值错配,减少损益波动是商业银行汇率风险管理的方向。

  2.解决报表项目上的估值错配,减少纳税所产生的现金流出。《企业会计准则第 24 号-套期会计》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和第二十七条规定,为规避境外经营净资产所产生的汇率风险,企业可以将非衍生金融负债指定套期工具,并将套期工具估值形成的汇兑损益调整至权益项目,以抵消境外经营净资产估值所产生的外币报表折算差。商业银行可以指定境内机构的欧元存款(非衍生金融负债)为套期工具,并将欧元存款估值所产生的汇兑估盈由损益项目调整至权益项目,以抵消集团并表时欧元境外经营净资产估值所产生的外币报表折算差估亏。

  适用套期会计后,估值错配得到解决,损益不会产生波动,集团整体无需缴纳所得税,境外经营净资产因汇率波动而产生的贬值得到对冲,资本水平稳定。

  3.商业银行注资方式和注资币种选择对套期会计的影响。注资方式和注资币种的选择会对汇率风险和套期会计选择产生影响。上述法兰克福分行注资以欧元币种进行,如以美元注资,则总行会产生美元和人民币的货币错配,法兰克福分行会产生美元资本金和欧元记账本位币的错配,集团并表过程亦会产生欧元兑人民币的货币错配。解决此错配的套期工具也会由欧元存款这样的非衍生负债变为“美元存款加‘美元兑欧元’的远期衍生合约”。此处不做进一步探讨。

  (二)境外机构自身汇率风险管理 

  实际工作中,如果以美元进行注资,为降低境外机构损益波动,减少可能的税务成本,将非记账本位币资本金叙做外汇买卖结汇成记账本位币,是境外机构自身汇率风险管理的首选方案。

  四、境外经营资本金汇率风险管理的对策建议 

  (一)总分行统筹协调的管理模式 

  在资本金注资前,总分行需要就境外机构记账本位币的选择、注资方式和注资币种的选择、注资后的汇率风险管控措施进行充分沟通,事先制定相应的策略安排,确保整个注资过程的汇率风险可控。在境外机构记账本位币和注资币种确定后,由总行负责注资后的总行层面汇率风险管控,由境外机构负责自身汇率风险管控,按照事先制定好的策略逐步实施,达到控制集团汇率风险的目的。

  (二)适用套期会计,避免损益波动和所得税现金流出 

  适用套期会计以实现总行损益估值和集团权益估值的抵消,避免损益估值的银行业绩波动和税务影响,实现境外机构净资产的保值和集团资本水平的稳定,是控制总行层面境外经营资本金汇率风险的重要办法。

  (三)保持境外机构注资币种和记账本位币的一致性 

  注资时,优先选择境外机构记账本位币为注资币种,可以避免境外机构自身产生汇率风险。如果由于汇率管制等原因,无法获得记账本位币进行注资,则优先选择美元作为注资币种。注资后,应尽快完成卖出美元买入当地记账本位币的外汇买卖,以完成美元资本金向记账本位币的转换,避免境外机构产生汇率风险。

  (四)持有强势货币资本金,提升集团经营业绩 

  对于部分处于长期持续贬值通道的货币,需考察其历史汇率走势,尝试寻找境外机构自身汇率风险优化解决方案。在做好应急预案、止损措施和止盈方案的情况下,可考虑允许境外机构保留一定时期的美元等强势货币的资本金不结汇,以提升境外机构自身和集团经营业绩。

  (作者供职于中国银行总行)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
山东11选5 传奇私服 北京11选5www.lnxycf.com 北京11选5 山东11选5